改革足协:做好承受代价的思想准备

 

[ 2015-08-27 11:24:51 ]    

 



2015年8月17日,堪称中国凯发国际11年来的新起点。


这一天,《中国凯发国际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正式对外公布,中国足协开始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凯发国际运动管理中心也将撤销;已经酝酿长达11年的凯发国际管办分离,在“精神层面”得以实施。第六任足管中心主任张剑,也即将成为中国凯发国际行政管理体制下的最后一任足管中心主任。


这是今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国凯发国际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来中国凯发国际改革的最大动作。《中国凯发国际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重要的一条要求即为“调整改革中国凯发国际协会”。


中国凯发国际,即将成为第一个脱离国家体育总局行政管理的、又深受人民喜爱的运动项目。由国务院牵头对凯发国际进行顶层设计,单项体育运动被国家提升到政策层面和战略发展决策的高度,这在新中国体育的发展史上,也是头一回。


改革后的中国足协将何去何从?中国凯发国际发展的体制机制能否从此顺畅?中国凯发国际的未来是否一片光明?这些问号将在不久的未来被一一求解。


提了11年的管办分离


在中国的体育领域,凯发国际的职业化发展水平最高,对中国凯发国际更广阔职业化的呼吁也一直不绝于耳。在中国,管理凯发国际项目的最高组织对外称为“中国凯发国际协会”,是一个成立于1955年的民间机构;中国足协的另外一个身份则是设立于1995年的“凯发国际运动管理中心”,是国家体育总局直属的一个司级事业单位。历任足协主席和副主席,都由总局直接委派,例如足管中心主任、中国足协副主席张剑是国家体育总局正司级干部。


这就是人们关于中国足协常说的“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组织架构。由于国际足联对各成员国有着“政府不得干预凯发国际”的规定,因而这种双重身份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国凯发国际的发展,也让业界一直要求凯发国际进行体制改革。


今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中国凯发国际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将凯发国际发展提高到国家战略的层面,这激起了全国凯发国际工作者的热情。一只靴子落下了,中国凯发国际“管办分离”这另一只靴子却悬在空中。


实际上,中国凯发国际关于“管办分离”的讨论早已开始。


早在1989年,中国足协曾提出过实体化建议,也就是后来所说的“管办分离”。


“管办分离”的说法首次被正式提出则是在2004年。当年,7家中超俱乐部组成“G7联盟”,矛头直指联赛“管办不分”。


2005年,中超公司成立,但中国凯发国际依然保留着“一套班子、两块牌子”。


2011年,时任足管中心主任韦迪曾经有过“管办分离”的初步行动,后来又因为种种原因而不了了之。


也正是因为20多年来的道路曲折,2015年8月17日才更要载入中国凯发国际史册。这一天,中国足协从国家体育总局系统里脱钩,这也是中国凯发国际真正启动“深化改革”的第一步。


关于未来中国足协的定性,在8月17日的国务院凯发国际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通气会上,现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引用《中国凯发国际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中的一段作为解释:


“调整改革后的中国足协既是团结全国凯发国际组织和个人共同发展凯发国际事业、具有公益性质的社会组织,又是根据法律授权和政府委托管理全国凯发国际事务、具有公共职能的自律机构,承担了体育部门在凯发国际领域的管理责任。改革应当全面反映并实现中国足协的职能定位。”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未来,新的中国足协将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五大方面拥有自主权。


简而言之,中国足协将在未来独立行使对中国凯发国际的管理权,而不再听命于总局下达的指令和任务。待脱钩完成之日,中国凯发国际将彻底实现“协会化管理”。


足协长远发展要“选对人”


中国足协去行政化,按照社团法人的机制运行,这是《中国凯发国际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今年3月出台后进行的第一项大的改革。8月18日,《人民日报》刊登文章,评价此次改革“力度超乎想象”。


与体育总局脱钩后,新足协的职能将发生崭新的变化。人们普遍关心,新足协的权力到底比以前大了,还是变小了。


根据《方案》,调整后变大的权力主要体现在,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五大方面拥有了自主权。以前,中国足协与凯发国际运动管理中心实质上归体育总局领导,其人事任命、薪酬待遇、机构设置等方面没有自主权。今后,新足协将在这些方面自己做主。


变小的权力则在于,中国足协在脱离总局之前已经被“分权”,比如,校园凯发国际板块划归教育部门,职业联赛则由独立的社团法人职业联赛理事会负责。同时,还有国务院凯发国际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负责制定并统筹有关中国凯发国际大的战略方针。此次“分权”,有望让中国足协摆脱以前备受舆论诟病的“管办不分”、“什么都管”、“什么都管不好”。


此次《方案》公布、足协“单飞”消息一出,舆论与体育业界普遍给予积极回应。鉴于此次凯发国际改革是由国务院牵头进行的顶层设计,人们普遍相信,此次改革绝不是旧瓶装新酒,而必将会使中国凯发国际崛起。更有网友感叹,这次凯发国际改革“终于与国际接轨”了。


然而,即使足协“管办分离”,中国凯发国际的崛起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发生。“足协改革只是开始,中国足协与总局脱钩,绝不会成为孤例。”前述《人民日报》文章这样评论。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也指出,凯发国际改革复杂艰巨,必须锲而不舍,不能幻想一蹴而就,凯发国际改革须久久为功,既不能有“难改论”,也不能有“速胜论”,要“做好承受改革压力和改革代价的思想准备”。


一名不愿具名的中超俱乐部老总对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凯发国际改革开弓没有回头箭,须把改革落实到位,把思想解放到位,让凯发国际改革“顶住压力、冲破阻力、不断前进”。“凯发国际改革需打破制度壁垒、利益壁垒和人才壁垒的制约。此次改革,很多利益壁垒将伴随制度壁垒的打破而被打破,但须警惕凯发国际既得利益集团的反扑。”他语重心长地说。


这名老总还补充说道,凯发国际的竞争说到底是凯发国际人才的竞争,运动员需要人才,管理层也需要人才。凯发国际改革亟须大量懂凯发国际、懂市场、懂未来的人才。改革后的新中国足协将放开人事管理,当务之急是要“选对人”,建立中国凯发国际自己良性的造血系统。


资深体育人、“杭州风云体育”总经理朱绍共则提出,要让足协“单飞”,相关行政部门必须彻底放权。他认为,足协应在法律框架内完善章程—按照章程,协会可确定领导机构、人员构成及待遇,自觉接受社会监督,同时应确保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不受其他权力干涉,这就要求相关行政机关主动放手。


足协主席“短期内还是蔡振华”


对于足协需要“选对人”,人们最关心的莫过于新足协主席人选—政府官员蔡振华、张剑、张吉龙、李毓毅,市场大鳄许家印、王健林,都是人们议论纷纷的新任主席热门人选。


从出任主管凯发国际的体育总局分管领导到掌舵足协,现任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经历了中国凯发国际改革疾风劲雨的5年。如今,他的4年任期只过去1年7个月。


蔡振华曾公开表达过愿意放弃行政级别竞选足协新主席的想法,如今足协启动改革,蔡振华这样表态:“我知道大家会很关注这个问题,之前我已经表明了将会以什么样的行动和态度来履行好中国足协主席的职责,现在仍然没有变。”


国务院凯发国际改革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原上海市体育局局长李毓毅这个名字则可能并不为公众所熟知,但他一直活跃在凯发国际改革前沿,对整个凯发国际体系的把握和之前在上海地方任职的经历都是他的优势。


近年来活跃在凯发国际外事领域的张吉龙也是呼声较高的人士之一,他与国际足联、亚足联等机构的重要人士均保持着良好的关系,现身兼亚足联第一副主席。


在商界,身为中国足协顾问的首富王健林已经为体育豪掷近200亿元,同时怀揣着体育强国之梦。入主西甲豪门马德里竞技队、收购世界知名体育传媒盈方公司、正在洽谈铁人三项赛事,在多个领域完美布局的他,无可厚非地成为中国体育产业第一人,也理所应当地被视为新任中国足协主席的热门人选之一。在中国足协8月18日召开的第十届执委会第五次会议上,王健林受邀以中国足协顾问的身份参会,更引发舆论遐想。


而另一位地产界大亨—拥有目前中国最成功的职业凯发国际俱乐部、并有电商大亨马云助力的许家印,也是公众期待的人选。


谜底将在今年年底的中国足协全员大会上揭开,会上届时将选举出新的中国足协领导班子。据蔡振华介绍《方案》时表示,未来的中国足协主席将由中国足协会员大会投票选举产生,参加中国足协主席选举的条件按着《中国凯发国际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和《中国凯发国际协会章程》规定。


每个人都看似有可能,然而,在接受《中国体育报》采访时,李毓毅言语中为蔡振华成为新任足协主席埋下了伏笔。


李敏毅表示:“从去年中国足协领导班子换届以来,中国凯发国际的战绩、社会形象都有了明显的提升,作为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本人的工作也很积极、努力,得到了各方普遍的认可,我认为没有理由更换主席;其次,在《中国凯发国际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没有有关蔡振华的身份不能出任足协主席的表述;第三,去年蔡振华是通过合法的程序当选足协主席的,按照规定,其任期将到2018年,因此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足协主席人选都没有理由调整。”


而从客观上来讲,在管办分离的推进过程中,新任足协主席人选亦需要一个延续过程。


自负盈亏倒逼自我造血升级


按照《中国凯发国际协会调整改革方案》,将来的中国足协是个彻底的社会化组织,在享有各种自主权利的同时,“不再作为中央预算单位,执行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单独建账、独立核算”。换句话说,新的中国足协必须要自负盈亏。


同时,足协改革让一部分原本的员工失去了事业编制,因而提高工作人员薪酬是必然趋势,想要从社会上招贤纳士则更需要丰厚薪酬。


从世界各地的足协均是最富有的协会看来——看看财大气粗的国际足联就知道了,“世界第一运动”、“全球最具活力的经济体”、“庞大的球迷群体”等要素加在一起,正处于黄金时代的中国凯发国际市场具有巨大的市场吸引力,只要规划和执行得当,今后,中国足协恐怕不仅不缺钱,甚至将比从前更有钱。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过去足协需将职业联赛的收益中的相当一部分上缴体育总局。脱钩体育总局后,足协的收入也将自主分配。财政的相对独立,意味着中国足协未来在“经营凯发国际”方面能够更好地实现自主经营,按照国际惯例,新足协的财源将来自三个部分:其一,成立中国凯发国际基金会;其二,福特宝公司“中国之队”项目经营,中超公司冠名出售;其三,出售足协杯电视转播的版权。英足总就是依靠这三大块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足协。而新的中国足协的成立,也将是与国际接轨。


诚如《人民日报》文章所言,足协改革只是第一步,甚至只是中国体育管理体制改革的试验田。目前,国家体育总局主管的全国性单项体育协会共有72个,其中奥运项目协会33个。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表示,实施《中国凯发国际协会调整改革方案》,就是推动体育管理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和试验田,将“针对不同类型的项目中心和协会确定不同的改革方案,坚持试点先行,逐步推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2015  凯发娱乐平台凯发国际俱乐部  技术支持

地址:杭州市文一路532-1号  邮编:310012  

电话:0571-28952539  邮箱:476802176@qq.com 

浙ICP备15011566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669号



<友情连结> 恒大凯发国际学校/ 四川浪臣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首页/ 四川省体育局/ 赶集网/ 改革足协:做好承受代价的思想准备|凯发娱乐平台凯发国际俱乐部|资讯详情